大乘寺上院秋萍主管採訪

大乘寺上院由應行久及其夫人應金玉堂居士創辦,自成立以來,歷經四十三年的風風雨雨。二零零八年啓動全面修葺和擴展的工程后,迎來了全新的發展。在這樣的情況下,秋萍居士作為一名普通清潔員工來到大乘寺上院工作。經過八年努力的工作,讓秋萍女士慢慢從一名普通員工做到如今上院主管的位置。藉著採訪秋萍主管的機會,讓我們走進大乘寺上院,了解大乘寺上院的一天。

問:說一說來大乘寺上院工作的原因?當初為什麼來這兒工作?

答:其實我不在乎做上院主管,來這兒工作的目的就是能夠方便燒香拜佛。以前我在紐約別的地方上班的時候,每天也要去唐人街寺廟共修。因為我當時一週六天上班是很累的,最好是在家躺一天。但是我還是選擇去共修,雖然共修很累,但是我覺得我的心靈都完全放鬆了。當時我就想如果能找到在紐約地區和寺廟相近的工作就好了,能方便我共修。正好寺院需要人員來打理。所以我就來大乘寺上院工作了。我是很喜歡在寺院工作的


問:您能說一說自己每天的工作安排嗎?

答:我是住在大乘寺上院裡的,每天早晨起來都要供佛:供水供香,供完之後就是早飯。 早飯之後就是看看有沒有之前一天留下的一些工作,把它們處理完。這些做完之後我肯定要去一次地藏殿,上香換水,還有鮮花的整理,衛生的清潔,每個星期我都要拖一次地。這些活都是我親自動手,即使別人做過後我還會親自再整理一下。有時間我還會去觀音殿和羅漢殿。因為上院地方非常大,這麼整理下來常常半天的時間就沒有了。現在觀音殿和羅漢殿我都交給另外的師傅來清潔。下午時候會接待香客,有時候我也會外出半天來採購物資。總之每天都會非常充實。晚上我有自己的功課。師傅跟我說:功課貴在堅持,所以一定要做。每次晚課最少半小時。通過堅持做功課,我覺得我現在心境比之前更靜了。別人說的那些中傷的話我都不在乎,什麼都不會多想,會吃飯會念佛就行。

我也沒有想到我會做到主管,我就是想著把這裡的香客接待好,這裡的工作需要我做的地方我就把它做到最好。沒有說我一定要做什麼。


問:工作方面的困難?自己工作八年,從工作中有獲得什麼心得嗎?

答:困難基本沒有。領導非常非常的支持我的工作。我就是盡心盡力的做好自己這一份工作,把這兒當做自己的家。因為跟這裡有感情了,所以越來越投入。我以前做事情比較急,但是通過每天堅持不懈的共修,我覺得我自己的心態越來越平靜了,現在也不會像以前那麼急躁。

感悟的話就是聽廣欽老和尚的忍辱之道,廣欽老和尚對我的影響和啟發非常大。別人怎麼侮辱他他都能做到心不為所動,保持一顆平常心。所以當我遭受別人的侮辱特別傷心時,我就會想起他,我會朝著他的方向努力。雖然現在還不能完全做到保持平常心,自己的習氣還很重,就是盡量把自己是習氣給改掉。遇到事情會馬上上網去聽去學佛家思想,聽一些佛教的特別是師傅講經。我覺得在生活上我們要把佛法利用起來,因為如果學了而不能很好的利用在生活上就是白學了。我們人本身就是要生活在現實當中。師傅說,如果一直特別急躁,不能保持平常心那就是沒有內德。沒有內德就要修內德。

問:大乘寺上院一年當中大大小小佛事活動不斷,您能著重介紹一兩個活動嗎?

答:一個是新年祈福,和齋天活動連起來,這是一個大型活動;還有一個是梁皇寶懺法會。離現在比較近的是新年祈福法會,其中齋天供諸佛是一天,拜千佛是三天,總共舉行四天時間。雖然辦法會的時候比較累,但是我會很開心。為什麼呢?因為大家到這裡來都非常虔誠的,在拜佛禮佛讀經中都忘掉自我;來的人裡面有些是碰巧來參觀的遊客,也有每年堅持參加的香客。如有登記法會的香客,他們有時間來共修當然好,實在沒有時間親自來上院,他們也會在法會那天進行觀想,因為意念很重要,法力還有念力,這兩者的功效都是非常強大的,而意念就是念力。

問:對您接下來的工作有什麼安排和計劃?

答:青燈苦竹,清淨幽僻,適合修行。如果能多一些誦經會更好。大乘寺上院和在紐約附近的別的寺院有些不一樣,許多來上院的法師和居士都表示,在這兒參佛誦經特別舒服,這兒沒有讓佛法形成一種商業產業鏈模式:你願意來,你就來,你不願意請佛具,我們也不勉強。我們從來不勉強香客進行各種佛事活動登記,因為勉強會讓人不高興。前來參拜的香客遊客裡,也會些態度不好的,但是這也是極少的,畢竟能來寺院參觀和拜佛的是跟佛法有緣之人。

我衷心希望自己和廣大的居士香客共同探索、提高修学水平和弘法能力,积极探索佛教契理契机的的弘法模式和途径,结合时代条件深入挖掘弘扬佛教经典中适合调理社会关系和鼓励人们向上向善的内容,充分发挥佛教净化心灵、涵育道德、启迪智慧的独特功能,不断向社会释放清净和谐的正能量。我將在大乘寺上院為達到此目標而貢獻自身全部能量!!!